感覺上,法國人很喜歡拍紀錄片的樣子
至少這些年有印象也看過的就有小宇宙(昆蟲的世界),鵬程千萬里(候鳥的故事),企鵝寶貝(皇帝企鵝的搬家)及白色大地(北極熊為主).不過當拍的對象跟真人有關時,其實帶給人的感受更是深刻.

Etoiles - Dancers of the Paris Opera Ballet



就是這麼一部,導演跟巴黎國家歌劇院芭蕾舞團交涉了四年才准許其拍攝的作品.或許是這個法國頂尖的半公家單位看到了演而優則導的Nils Tavernier的誠心,最後終於讓他帶著攝影機深入巴黎歌劇院的後台,把歌劇院芭蕾舞團的後台人生整個的呈現出來.


影片是從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的海外公演拉開序幕,接著花了三個月以歌劇院為中心,拍攝了彩排,後台等等這個世界上歷史最優久的芭蕾舞團中的種種內幕與心情.因應海內外公演等繁忙的行程,芭蕾舞團由154人左右組成,裏面採的是階級制,只有少數人能爬昇到頂級的明星首席舞者的寶座之外,其他人可能終其一生都在為追逐這個夢想而努力.

最低層級的quadrilles, ,經過團內的升等考試而一階階的晉級.只有最高階的Etoiles是由藝術總監或是舞團的最高總裁直接任命,而那就是舞者們一生無上的榮譽了..

註:參考資料
1. étoiles エトワール---首席舞者(**月薪約3.5萬法郎,2000年影片中的旁白data)
2. premières sujets プルミエ・ダンスール---主角級獨舞者
3. sujets スジェ---獨舞者
4. coryphées コリフェ---上級群舞者
5. quadrillesカドリーユ---群舞者(**月薪約1.3萬法郎,2000年影片中的旁白data)

最美麗也最殘酷,在這個狹窄的圈子裏.

練舞的人生彷彿是一種修行過程,選擇這樣的人生也是一種宿命

原來光鮮亮麗舞台上美的極致,是透過從小日日不放鬆的鞭策達到的成果
當然這個世界不是只有Etoiles,更有著身旁一起表達真善美境界的團員,舞台監督,藝術監督等等所共同組成
在一些不經意的生活訪問中,聽到了最真實的聲音.每次的公演準備中,主角身旁都有著預備手,他們就像是無聲的影子,在每次的彩排中,站在主角們的身後與主角們做著同樣的所有動作.正式公演時,連跳群舞的quadrilles都個個有上台表演的機會,不過做個影子預備手只能默默的在後台看著正角色在舞台上發光發熱,背著裝著練習舞衣舞鞋的背包,落漠的身影只能潛藏在無人知道的角落. 因為只有在主角受傷時,他們才有機會上場.

成為舞團頂尖舞者的心境又是如何?就如一位étoiles所說的,他們不會因為得到這個稱號而舞藝精進,反而更需要加倍的努力才能承擔重責大任,隨時能讓自己及觀眾都感到滿意

為了要因應年度約180場公演的緊密行程,頂級的團員們個個都要十八般舞藝樣樣精通,古典與現代都要能夠上場,沒有日日的練習哪能克服如此嚴酷的需求..

有些舞者是從小就習舞,想要成為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的頂級明星是需要做出犧牲的,當然,或許在他們認為,那不是犧牲,就如其中有位女舞者所說的

芭蕾是熱情,用愛這句話來形容太薄弱.

如果從小開始習舞,就代表著他們從小就要克制自己的欲望---想玩的欲望.因為在那個世界嚴格的自我要求是不可或缺的.他們的世界中只有跳舞,碰到跳舞所有事的順位都排在其次..練習練習再練習, 不管到世界哪個國家,他們每天都要練習,基本動作要練,彩排舞碼要練,有時短暫的休息後身子冷了,還要先暖身熱機,總之無時無刻都要練習.

片子中有一段王牌級的首席舞者Manuel Legris很早就出現歌劇院,距離當晚公演時間還很久,引言人問,怎麼這麼早就來,Legris回答,因為當天的主角臨時受傷,他要當預備手上場, 跟不同的人搭配所以還要好好的練習,就算是頂級舞者面對演出,還是會兢兢業業的嚴陣以待把自己準備好.

一代新人換舊人,這個業界平均來說女舞者40歲,男舞者45歲退休.

有一段退休舞者的訪問內容,對我來說聽了很震撼

記得她好像是說,幾十年來日日練舞,一旦退休了總算可以開始過著自己能任意支配時間的生活,所以一開始會很高興及享受那段時光,不過過了半年後,沒有天天鍛鍊的筋骨就開始出現問題,之前跳舞時造成的關節上的慢性傷害往往會一一的浮現,人的高度會倒縮,關節問題會日益嚴重.

受傷,對於舞者或是運動員而言都是相當致命的傷害.

成為頂級舞者是人人追求的夢想,不過也有人終其一生只停在其下的階段.對於舞者來說,除了年齡到了要做好準備之外,他們更要對萬一受傷後的生活做好準備.

有人一邊練舞同時也幫自己備好芭蕾舞教師的師資資格,萬一碰到不幸,至少還能去教舞. 跳舞與婚姻無法兩立,這是由來已久的說法,當然也有人挑戰這個禁忌,不過也有人想,如果真的退休之後,就好好去從事母親這個行業吧!

其中還有一個地方讓人印象深刻.

一位男舞者說到關於平衡的問題, 一邊是年齡與體力,一邊是對舞碼的理解及藝術表達力. 兩者就像是一個天平一樣,很難達到平衡. 隨著年齡的增長,對於舞碼的感受度也越深入,不過與此相反的,想要去表現與詮釋時,發現自己肉體體力卻又下降,無法把心中所感受的完整的呈現出來.

這部片子真的是越看越好看……

因為那些不經意的回答中,有著很深的人生啟示.看這部片子,好像是一種人生勵志片一樣,舞者對自己體力及精神的磨練真的令人敬服,原來美麗的舞台,是因為有著如此殘酷的現實挑戰.

這是一個尊重才能的世界,沒有達到那個水準,就只能冷冷的接受被淘汰的命運.這些舞者從小就在一起,共同生活也共同競爭,只有超越對方才能往上攀升,換個角度想,這是何等冷酷的弱肉強食的圈子呀!

紐瑞耶夫擔任巴黎歌劇院芭蕾舞團的舞台藝術監督時,開創了一個很特別的紐瑞耶夫時代,當然受教的舞者,被人稱之為紐瑞耶夫的孩子們.

同樣的舞劇可由不同的編舞者各自表現不同的精神內容.有些古典芭蕾,在另一部紀錄片中,就發現舞者們對於挑戰紐瑞耶夫版本,也是點滴在心頭.有人聽說在排完這個舞碼後,全身都是傷.連. Manuel Legris談到紐瑞耶夫版的Romeo & Juliet時,也是語帶保留.他可是受到紐瑞耶夫親身教導過的過來人呀!

    全站熱搜

    luna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